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御龙在天七杀 >> 正文

【丹枫】冤家路窄(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蟒山是有故事的山,先前这里的子民为上有老下有小奉献着自己的正能量。然而,蟒山人一代代都是咧着肚子过日子,孩子从小到大都生活在家景寒酸的环境里。

每逢过年,他们都是在为年夜饭犯愁,为儿女能过上好日子期盼一春又一年。在这个贫穷的年景里,男女情感的红杏出墙之事很是少见。这里的子民因贫穷都安分守己地过日子,没有女人嫌弃男人的迹象,没有男人嫌弃女人那点能奈。人穷日子急吧,可日子过的是乐呵的。蟒山人能吃饱穿暖就足矣,在这种年月,男人女人还讲什么感情,都正经的打情骂俏都是少见,在男人女人的非分之想是曾有过,因为肚子尚未填饱,情也就湮灭了几世春秋。

自蟒山人进入二十世纪之后,他们吃的饱穿的暖了,女人每天穿着光亮的好行头,洗去了先前的沧桑。女人活的就不是她们了,每天穿着性感的小裙子,露胸的小上衣和两只大气球一样的奶子,好像是雕塑家的艺术杰作,包裹着纠缠着很是好看。女人这些不一样的东西,总是被男人垂涎欲滴在深层舞动,就这样女人穿梭在男人之间,总是嫌弃男人只能养家糊口的那点能奈。她们暗自窃喜着,能和蟒山四野不安生的汉子有个约会。于是西方的“情人节”被女人欣赏着。现在的女人吃的好,穿的时尚,在她们心境里总是胡思乱想些什么不自在的事儿,去陶冶滋润女人的心田。

李向坤是蟒山脚下李家寨村人,其父在七十年代因车祸死于非命。其母和不高不低不大不小的五男二女,相依为命过着寒酸的生活,总算把儿女养活成人。被母亲养活成人的儿女们都不安生了,今天不说别的,就把李氏的老二儿子李向坤的故事,讲给大家。

李向坤弟兄五人长大之后,也就是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农村建房逐渐旺盛起来,李向坤把弟兄们组织起来成立了建筑队,这就是李向坤的发迹史。李向坤发迹后,讨到老婆生儿育女,这都是顺理成章的事。

李向坤闲暇时总是西装革履,头发梳理得油光发亮,看来小蚂蚁就爬不上去。他后悔自己找了个不爱的女人,平日里二两小酒下肚,总是对女人想入非非,感悟人生的匆忙转眼就是百年。他总是不想愧对人生在这世界的白活,没有女人的男人还能算男人?这就是他李向坤的人生逻辑。在李向坤的努力下,他和本村本家族的李氏第七代玄孙女好上了,二人爱的甜蜜,不过他李向坤顶着本家族的怨言,心中很不是滋味。和本家族的女人相爱的他,很是懊恼,怒骂自己是没有人性的男人。他后悔自己不该这样做,天底下的女人还少吗?怎能和本家族的女人相爱?他想偃旗收兵另寻新欢。

张小霞是云梦山人,父母在张小霞很小的时候,总是渴盼女儿能嫁个好人家。父母一天老一天,指望女儿养老是父母的福气,父母在为女儿努力着,把希望寄托在女儿身上。

不爱读书的张小霞十七八岁就长成了大姑娘,父母知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在父母心境里把女儿还是早点嫁出去好,省得父母为女儿操心。就这样父母把女儿嫁到了蟒山张家庄一陈姓人家陈广智为妻,过起了男耕女织的生活。

婚后的张小霞为丈夫生育两个男孩,夫妇俩看着渐渐长高的儿子,心中泛起了愁。邻舍都扒旧屋盖新房,两层小楼拔地而起内外粉刷得耀眼明光。张小霞看着人家男人的能奈,望着自己同床异梦的男人,哀叹自家的老屋何时才能变成拔地而起的小楼,张小霞心中没有个准儿。

张小霞面对这样的家境,窘迫的贫穷生活她总想一走了之。可是看着长大的儿子,她舍不得把儿子抛下,没娘的孩子谁可怜?她忍气吞声地与丈夫过日子一年又一年,心中的怨气和恨都泼在男人身上。张小霞深知丈夫五大三粗,虽说丈夫不懂感情,下力气挣钱的力量是有的。张小霞把丈夫托付给娘家哥,一同去北京建筑行业去打工。丈夫在建筑工地劳作中,张小霞手中积攒了十来万元钱。张小霞有了生活的希望,要为儿子打造一所小楼房。张小霞把建楼的工程,就包给了李向坤。于是,二人也就发生了暧昧关系。

张小霞和李向坤有了接触的机会,二人心生爱意,有了相见恨晚的痛!张小霞每天把奶子鼓囊得很高,低胸紧身的小背心,翘起的屁股蛋子在超短裙子的遮掩下,更显得张小霞性感十足。那些给张小霞建房的农民工,眼馋的眼珠子滚溜的差点没有掉出来。建筑的农民工早有耳闻的是,张小霞和李向坤心生爱慕期盼黑夜里有个幽会。

连日来二人欲火难填,张小霞倾慕的男人李向坤就是自己的所爱,她心中窃喜能有这样的男人爱她乃是天意。李向坤自从和张小霞接触后感觉自己的老婆,还有情人本家族妹子,都没有张小霞有韵味。爱张小霞是他李向坤的本意,张小霞性感的身姿灼烧着李向坤的眼球。

月光下,小河轻轻地歌唱抒发着二人的情感。大地一片宁静,朦胧的月光映射着二人灼红的脸颊,细微的风儿吹拂着二人的心田。李向坤把张小霞挤压在大树边,用力过猛的他使张小霞有不一样的叫声,是从张小霞心田发出来的。男人李向坤在欣赏张小霞肢体语言的美!骚动欲燃的二人身体苟合在一起,爱的滋味迸发,翘起的乳房被李向坤贪婪地蹂躏。

二人完事后瘫坐在树下一大石头上,女人依偎在男人的胸怀,女人尽情地享受男人爱意缠绵的美。

张小霞说:哥,我们这样偷情,感觉我们活得好累。哥,我想嫁给你,我们有个家去享受属于我们的爱!

李向坤把张小霞揽的更紧说:我们要结婚,我们要做夫妻,我们要有自己的家,我要给妹妹买房……

陈广智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男人,感情粗糙缺乏细腻,自妻子张小霞嫁给他,总是被妻子冷落。居家过日子总会遭到妻子的谩骂,这年月女人就是逞出来的,破败的农家人陈光智不给女人一般见识。这些年来他打工到建筑工地下苦力,挣了十来万块钱,把小院楼房建起来了,本想着这样可以拴着女人的心,谁知回家过年的陈光智,还是没有得到女人的好脸色。大过年的二人又吵了起来,张小霞哭闹着要给男人离婚。陈广智面对妻子欲离婚的哭闹,无奈的他只有远走他乡打工,来躲避妻子的谩骂,过年对他来说是一种奢望!

时间飞逝,转眼就到二零一六年春节,张小霞对丈夫吵闹得家神不得安宁。两个儿子抱着娘的腿哭泣得很是可怜。陈广智跪地求妻子不要离婚,念夫妻一场的情分。张小霞视丈夫如几世春秋的仇人,容纳不了丈夫的存在,和男人陈广智非离婚不可。张小霞和丈夫吵闹之后,两眼通红脸颊挂满泪斑,她佯装到河岸寻死,一路疯狂来到蟒山脚下的李家寨,在转角的丁字路口,遇到在这里等候多时的李向坤,坐上李向坤的车子消失在夜色中。

岁月的蜕变不经意间,二零一七年的到来,张小霞和李向坤挚爱的幸福生活翻开新的一页。李向坤用狡诈的心态,威逼妻子给他离婚,欲和张小霞结婚,二人要堂而皇之地过夫妻生活。

再说张小霞与丈夫陈广智离婚不成,陈广智死猪不怕开水烫,张小霞奈他如何?陈广智照样干他的苦力活儿。过没有女人的乏味生活。而张小霞和李向坤情人般的美,二人享受着愉悦的幸福。

张小霞和李向坤的婚外情四年有余,张小霞和丈夫陈广智因离婚吵闹得筋疲力尽。张小霞见到李向坤委屈的泪奔涌而下,爱的痛苦不喻言表。张小霞对李向坤付出了真心真情,也在婚外情中备受煎熬岁月。李向坤四十不惑,儿子有了女朋友欲娶妻生子。儿媳妇要车要房,这可愁坏了做父亲的李向坤。无奈的李向坤将积攒多年给张小霞买房的私房钱,用在儿子儿媳的身上。李向坤面对和张小霞四年还没有结果的爱情,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再没有往日的精神。他决定和张小霞一刀两断。

张小霞看出李向坤的端倪后,她深感李向坤欲给自己买房的事没有兑现,这些年来张小霞在两个男人之间周旋备受煎熬,是李向坤愚弄了她的感情。回想这些年来李向坤并没有给她带来幸福。张小霞付出了太多的感情,李向坤背负她的情债太多。

张小霞想到这些,她手持菜刀,天不亮踹开李向坤的房门,要欲李向坤决一雌雄!张小霞把李向坤摁在被窝子里,二人就厮打起来,李向坤趁张小霞掂家伙之际抱头鼠窜。

从此,李向坤和张小霞由情侣蜕变成冤家。张小霞把李向坤骂得狗血喷头,到处追杀李向坤,李向坤到处躲避不敢进家门半步。从此,李向坤便没有过上一天安生的日子。

2018.1.26.

辽宁治癫痫哪家医院好
太原专科癫痫医院
癫痫疾病的护理有多少

友情链接:

踏故习常网 | 莆田到晋江 | 淘宝信誉图片 | 怎么用烤箱烤鸡腿 | 手绘板压感 | 内蒙锡林浩特 | 小野鸡怎么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