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小学课件视频 >> 正文

【家园】被关在阳台上的人(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这是一个寒冷的天,树上的叶子已经全掉光,剩下一些枝枝桠桠刺向灰蒙蒙的天空,鸟儿已经快走光了,只剩下几只麻雀在屋檐下叽叽喳喳,它们一会儿面对面说话,一会儿上窜下飞。

刘小玉的心也和这几只蹦跳的麻雀一样乱跳,有点难受又夹着兴奋。她的老公想去江苏考察一个项目。今天早上刚走,她“依依不舍”地给他收拾衣服、袜子,牙刷,一直将他送到高铁站。

老公说:“你一个人在家,要照顾好自己,天气冷了,别感冒了。好了,车快要来了,你先回去吧,外面冷。”

回家的路上,坐在车上的她,看着外面枯黄的景色,心却明快起来。

她和刘志明在一起十九年,现在也才36。那时候的她,年轻、漂亮、活泼,是开关厂的一枝花,追她的人从厂门口排到车间里。16岁的年纪,不谙世事,遇到刘志明时,他是开关厂那一带的“带头大哥”,高大威猛,理个板寸,脖子上的金链子有大拇指粗,胸口画龙刻虎,手下一群小弟跟着,好不威风。

不知道哪一天,刘志明看上了她,天天带一群小弟去门口堵她,开始她怕得要死,躲在厂里不敢出来。后来,有一天,她父亲卖推着车卖冰棒,遇到另一伙混混,吃了冰棒不给钱,还赏了父亲的一顿拳脚。刘志明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二话不说,就叫对方来家里给父亲磕头认罪,还赔了480块钱的医药费。以后,父亲去那一带卖冰棒,再也没人敢欺负了,一个个还点头哈腰“刘大爷、刘大爷”地喊。

少女爱英雄,经此一次,在她心中,刘志明的形象高大了,她慢慢接受了他。夏天的晚上,他带着她,骑着高大的五羊摩托,在大街上横冲直撞,去夜宵摊撸串,老板都是尽最好的菜上来,小弟们一个个高喊:“嫂子!”她的心无限快活,她从小生活在一个受人欺负的环境下,父亲懦弱不堪,母亲老实巴交,一家人都是看别人的脸色过日子,而现在,在开关厂这一带,她一下子成了“黑老大”的女人,挺着胸脯做人,以前低头受的气一下子就全出来了。

但刘志明脾气暴躁,顺着他来还好,稍微忤逆一下,就拳脚相向。刘小玉经常被他打得青一块紫一块。

刘小玉发了几次狠,一定要分手,可刘志明却跪在她面前,忏悔发誓,一定会改。次数多了,刘小玉心冷了。有一回,刘志明见她心意已绝,去厨房拿出一把菜刀:“小玉,你再信我一次。”

刘小玉冷冷地笑。

刘志明手起刀落,剁下左手小指来,血液飞溅,墙上,地上都是。

两人和好如初,刘志明确实变好了一段时间。不顾众人的强烈反对,两个磕磕碰碰地结了婚。

婚后,刘小玉依然在开关厂做事,刘志明没有做事,靠给别人“了难”赚点钱,有钱的时候,花天酒地,没钱的时候,躺在家里挺尸,没做过一件正经事。

几年后,开关厂倒闭了,唯一稳定的生活来源也没了,而这个时候,刘小玉又怀了孩子,刘志明说:“老婆,你一定要保护好我们的孩子,我会让你们过上好日子。”

这话也就说说而已,一个大男人,身强力壮也不去赚钱养家。没办法,刘小玉挺着个肚子去一家酒店做服务员,辛苦维持着基本的生活。

有一天晚班下班,她提着包从大堂准备出门回家,却看见老公的小弟坐在大厅,她走过去问:“小北,你在这里干什么?”

小北却满脸惊惶:“嫂子,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一看小北的表情就知道没好事,声色俱厉地问:“你大哥在哪?”

“我,我不知道。”

“我再问一遍,你不说,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602。”

她冲到服务台拿起门卡,一口气跑到602,打开门,床上两具赤裸裸的身体在纠缠。

她血脉贲张,冲上去就给了狐狸精两记耳光,打得狐狸精口吐鲜血。

老公见她搅了自己的好事,起身套了一件衬衣,就一巴掌把她打倒在地,犹不解恨,又用脚在她肚子上狠狠踢了几脚,看到她下身出血,流在地毯上,才停了下来。

酒店的同事,把她送到医院,下身流血不止,怎么都止不住,已经休克了,经过医生的全力抢救才保下一条命,而那个五个月大的孩子和她的子宫永远都找不回来了。

出院休息了一个月,她的心都死了,她向刘志明提出离婚,刘志明不同意,说:“除非我死了。”

离不了婚,也脱离不了刘志明的掌控,刘小玉如同一具行尸走肉,生活没有一点希望。

五年前,刘志明在一次打架斗殴中被抓,判了六年。

这几年是她最快活的时光,她快乐地工作,快乐地生活,两年前,同学叫她去参加同学会。她也高兴地参加了。

在活动中,一个男同学凑过来搭讪了几句,刘小玉认出了那就是她的初恋男友黄中。他们初中二年级就开始谈恋爱,但却老师和家长发现。刘小玉的父亲追了黄中几里路,实在追不上了,就骂他:“兔崽子,只要我看见你再骚扰我女儿,我腿……腿都要打断你的。”

毕业后,黄中去了外地,一直到同学聚会才回来,看见刘小玉,依然是当初的模样,又听同学说她老公是个混球,一股要保护她的感情油然而生。得到黄中的关爱后,刘小玉的心陡然活泛起来,如同一口枯井重新注入了新水,又活了起来。

黄中为了照顾刘小玉,经常从外地开两个多小时的车来看她,带她看电影,去她喜欢的餐厅,有时候,什么都不做,两个人静静地呆在一起,刘小玉也觉得无限的满足。

可好景不长,半年前,刘志明说是因为表现好,提前放回家了。

刘小玉又一次向他提离婚。他摆弄着一把小刀,说:“离婚可以,离了婚我就先杀的爸,再杀的妈,最后杀了你。别以为我不敢,惹了我,我什么都做得出来。”

刘小玉本来以为几年的牢狱生活会让他洗心革面,哪知依然是一个恶魔。

“刘小玉,我为你剁了一个手指头,你这辈子都欠我的。”

刘志明回来后,她哪怕再想黄中,也不敢叫黄中过来,怕刘志明做出丧心病狂的事来。两个月之前,社区上门排查,说这片区域列入拆迁计划,要当地居民做好准备。刘志明知道后,哈哈大笑,说:“刘小玉,你不是要离婚吗?现在就去离,离了之后,房子是我的,钱也是我的。”他兴奋得过头,有点头晕,他忙拿出一粒“速效救心丸”服了下去,半天才恢复过来。

刘志明虽然才45岁,但长年喝酒抽烟,让他的身体变得很差,经常备着救命药在身上。刘小玉当然不想离婚了,这次拆迁,社区说保守估计她家能迁到80多万,如果全给了刘志明,她不甘心。

前几天,刘志明一反常态对她好,还说:“过几天我去外地考察一下市场,拆迁之后有钱了,就去做生意,等有钱了,以后你就在家里做太太。”

坐在公交车上的刘小玉眼看送走了这座瘟神,心情得激动,心脏“怦怦”乱带,她打电话给黄中,问他能不能过来。黄中说马上就过来。她说天气太冷,慢点开车。这是一个幸福的夜晚,陶陶然中,刘小玉睡得很沉。半夜,外面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刘小玉吓得一个激灵醒了。

“老婆,开门,我回来了。”刘志明在外面砸门。

刘小玉吓得面无血色,黄中手忙脚穿衣服,六神无主地问:“怎么办?怎么办?刘小玉一把将他推到阳台上,顺手将阳台门反锁,然后将衣服整理了一下,才去开门。

“老公,你怎么就回来了?”

“小北他们去了,我就不去了。我还没吃饭,你帮我做点吃的,搞点酒,暖和一下身子。”刘小玉很着急,黄中还呆在阳台,天气太冷了,这样下去,会冻坏的。但她不得不听从刘志明的,如果被他发现了黄中,那黄中会被他打死的。

饭菜上来了,刘志明有滋有味地吃着,夹几粒花生米,喝一口小酒,惬意得很。

这一吃,就吃了两个多小时,他絮絮叨叨地说以后有钱了一定对她好,给她买金戒指、金耳环、金项链,全身上下都是金的刘小玉心不在焉地敷衍着,她心急如焚,可这个死鬼还在这里有完没完地聊。

突然,刘志明把桌子一掀,气愤愤地说:“妈的,你个贱女人,居然敢偷人。”

他指着鞋架上一双黑色的皮鞋:“那是哪个野男人的鞋?”刘小玉见事情败露,她“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不停地打哆嗦。

“刘小玉,你长胆子了,敢给老子带绿帽子。”“我错了,我错了,求你放了我。”“放你可以,明天去离婚,房子归我,你净身滚蛋。”

“你……”

刘小玉只得接受这个条件,她把黄中从阳台上放出来,他已经冻得上牙打下牙了。

刘志明恶狠狠地盯着他,破口大骂,犹不解恨,对着黄中就是几脚踢过去,用手指着黄中的鼻子:“小子,你敢到我头上拉屎,怕是活得太久了。你们都给我滚。”

等他们一出门,刘志明哈哈大笑。他故意放出风声说要出去,就是看看刘小玉这几年有没有守身如玉,他在对面宾馆开了三天房,带着望远镜看自家楼道,原本以为要等很久,哪知第一个晚上她就露出了马脚。

现在她是过错方,净身出户,以后钱就是他的了。他越想越兴奋,越想越得意,正高兴得不能自已时,心前一阵绞痛,他忙去摸口袋里的药,却摸了个空,桌子上似乎有一瓶,却似十分遥远,他缓慢地一点一点艰难地把药拿到手,正要塞一粒到舌下时,一只手轻而易举地把药拿走,他抬起沉重的眼皮,似是刘小玉回来了,把他的救命药拿走。

他再也抬不起一点力气,就沉沉睡去。

羊角风会遗传吗
山西权威癫痫医院
癫痫治疗需多少费用

友情链接:

踏故习常网 | 莆田到晋江 | 淘宝信誉图片 | 怎么用烤箱烤鸡腿 | 手绘板压感 | 内蒙锡林浩特 | 小野鸡怎么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