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厦门工厂食堂承包 >> 正文

【江南小说】离别在即,后会无期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从医院走出来时,太阳已经斜到半边去了。亦文一边小心翼翼的观看我的脸色一边组织措辞来逗我开心。滑稽的姿态活像是便秘,要是换做以前,我肯定会嘲笑亦文的虎气。而此刻,我连一个微笑都扯不出来。微笑本是一个很轻易的姿势,但是,请原谅一个胃癌患者的心情。这样虚伪而又轻而易举的事情对于此刻的我来说都是无比困难的事情。

亦文说,我是无敌女金刚,人家柔情似水,而我柔情似水泥。可是我也有被击败的时候,我也有脆弱的像个洋娃娃的时候。就像是现在,听到医生嘴里吐出来熟悉而又陌生的术语时。我心里仿佛好多只小手在上面挠着。脑子里只剩下轰隆的爆炸声。

“你听过机器人测谎仪的故事吗?我讲给你听。”亦文又在摆弄着半荤半素的的笑话。我想,他一定是迫不及待想我离开了,所以连欣喜都来不及掩饰,以给我讲笑话为由肆无忌惮的宣泄着他的快乐。对啊,再没有一个刻薄的安格与他争吵了。他可以寻一个为他洗手做羹汤的清秀女子。这些,剽悍的我是万万做不来的。所以,我想,他厌烦我了。他喜欢上那些小鸟依人的可人儿了。

看着身旁这个陪了我六年的男人,曾几何时,从一个阳光的大男孩长成了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男子。我在心里刻画他的容颜。“亦文,我们分手吧”这句话就不由得思考的蹦出了嘴巴直达亦文的听觉神经。

我从来都觉得爱情是一件神圣的事情,和亦文在一起的几年里,我们一直都是吵吵闹闹的,再生气也不会把分手挂嘴边。此刻,我却轻易的说出了分手二字,仿佛潜意识里我就有过这样的想法。我们从大学相伴到现在。一路在职场打拼,回到家相互打击却又相互扶持。不说绵绵情话,所有的情意都蕴含在每日的斗嘴上。

好久没有这么心平气和的和亦文说过话,心底越是波澜壮阔表面越要波澜不惊。这是作为一个成功女金刚的必备因素。亦文不可置信的眼神拂过我的心上。我甚至在想,他不可置信的是我们六年的感情迎来了终结还是最后是我选择抛弃了他并非他先甩了我。再或者,他不可置信的是一个癌症患者居然先说了分手。我都不得而知了。

大一军训的时候,教官叫我们走正步,炎炎夏日里,就我和亦文两个人同手同脚,又在同一个排,显得格外滑稽,后来汇演时,教官很势利的把我和亦文撤了下来。我在梧桐树下面正问候教官家人的时候,亦文就溜了过来,我们合伙把教官家人问候了个遍,然后从天南到海北各种乱侃。正式上课的时候,大家还忙着自我介绍的时候,我和亦文便已经对班上的美女帅哥展开激烈的讨论。

我和亦文真的是同一类人,嘴巴永远是最好的利器,杀人于无形。可是心里柔软的跟羽毛一般。正像同学所言的,我和亦文用一年的时间从狐朋狗友混成了狼狈为奸的一对。没有谁告白,没有轰轰烈烈的话,还记得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接吻的忐忑。

可是现在,我说出了分手。

我一直在想,我只是偶尔嚣张,我的大吼大闹尖酸刻薄也只是针对亦文而已。我以为,我会安安分分的过着自己闲适的小日子一直到老。我以为,多年后我会被亦文用轮椅推着,然后告诉他,亦文啊,我就是上帝欠你的那根肋骨啊。只有我们在一起才是幸福的。

可是现在,我自己的身体机构都快坏了,我怎么能够成为别人的肋骨呢

“安格,你丫是不是找抽啊,老子六年的大好年华都花费在你身上了,现在我人老色衰还有人要吗?”亦文眼睛闪闪发亮,而我不发一言。以前我们熟悉并且擅长的对话模式变得诡异不堪。我能听出他的难过,毕竟相处六年,不长也不短,足以让某个人涉足你的生命并且留下深深的印记。

我不怕距离,不怕小三,不怕争吵,我怕的是我再也没有一个健康的身体陪他走完漫长的一生。曾经,一直以为生命还有长长的轨迹等着我去填补。可是猛然间,发现你所引以为傲的健康原来是镜花水月而已。纵然我是无敌女金刚,也抵挡不了生活给我摆的这厚重浓烈的一道。

第一次长久的沉默,回到家里,我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丢不掉的可耻的自尊阻止我放声大哭,只是一个人静静的坐着。环视这个房间,是大四那年和亦文搬出来正式同居的时候选的。是靠近郊外的老房子,租金便宜,而且风景秀丽。现在看着这些点点滴滴都会觉得空落落的疼。这间房子留下了我和亦文的欢声笑语,留下了这三年来的烟火气息。

出了门,亦文熬好了一锅皮蛋瘦肉粥,医生说我现在需要戒掉酸辣冷硬。除了喝粥,再无选择。亦文怜爱的看着我,不像是以前我们的互不服输一样,此刻的亦文,温顺的像只小羊羔,平日里我们做饭都会轮流来的,今天,亦文却很自然的担下所有家务。这是我幻想过多次的画面啊。只要我在沙发上大喊一声小亦子,哀家饿了。然后亦文就马不停蹄的把做好的饭菜端来。此刻,我却端着那碗清淡的粥也感觉难以下咽。

“格子,你多吃一点,身体才会好得快。”对于我说的分手,仿佛他一直没有听到过。

“亦文,我们分手吧,你去找一个适合你的”最重要的是,找一个可以陪你到老的。

“你就是最适合我的人啊,六年了你还没有发现吗?

“我不要你的可怜,,你以为你照顾我到死别人就会对你感激涕零吗?你以为你这样很伟大啊,只是让我觉得恶心。就算是死我安格也会死得洒脱,不需要任何人怜悯”。我和亦文早已相似得如同一个人,知道哪一句话可以正中对方死穴。我知道,我的这句话,足以击碎他对我的所有同情。

我知道他是发自心底的爱我,如同我所珍爱他一样。我一次次猜疑只是给自己一个放手的理由罢了。他给我讲笑话时我看到了他内心深处的恐慌。也看到了他仰头一瞬间憋进去的泪花。只是这样,愈发让我坚定起来。我知道,眼前那个男人是真正爱着我的人,爱了六年,或许还会爱下去。

我一步步算计着亦文的未来。如果我不和他分手,直到我死去,亦文会把更多大好年华花在我的身上,最终他还是独自一个人,身心疲惫。而如果我和他分手了,他不会再活在这该死的责任感中,他会寻得一个好女人组成一个幸福的家庭。和他一起坐着摇椅慢慢老去。这些对我来说都是奢侈的幸福。

我搬进了医院,墙壁的颜色是初生的纯白色,不染瑕疵却充满了死寂的沧桑绝望。同屋的病友是有糖尿病的老婆婆,慈眉善目。给我讲她过世的老伴,老婆婆说,这辈子再没什么愿望了。只是希望临走时走得干净一点,体面一点地去找天国的老伴。

可是我还有好多愿望没有实现,我还没有来得及为亦文生一个可爱的孩子,甚至于以后,我连叫亦文老伴的机会都没有。多年以后,如果他想起,会不会只是觉得有一个人,用同样璀璨的年华陪伴了他灿烂的青春。

老婆婆问,你没有男朋友吗?我摇了摇头,然后又点了点头。我知道亦文有来看过我,我曾决绝的伤害了他的自尊。所以,我也决绝的断了自己所有的念想。老婆婆说,你还年轻,何必把自己搞得这么绝望呢?就算是绝望,也可以学学蓝花楹啊。

蓝花楹,花语是绝望中等待爱情。我连我深信不疑的身体都骗了我,更何况爱情。再说,我所有的爱情都付出在亦文身上,我之于亦文,就像是我是自变量,他是因变量。他可以找到好多符合他身体的肋骨,而我,只有他的身体才能装下我这根肋骨。

我日复一日绝望着,我知道,亦文会有新的生活遇见新的人。而我,所有的视线停留在他那里就好。老婆婆张罗着把隔壁病房那个白血病男孩介绍给我。用她的话说,都是将死之人,相互陪伴也不至于太寂寞。只是一看到那个苍白的没有血色的男孩,我就不可抑制的想到亦文。就算是在一起仅仅是为了陪伴,我也不能允许我身边是除了亦文以外的其他男子。

老婆婆走了,很安详,依稀可以看出年轻时优雅的模样。他的儿女在病床上哭得撕心裂肺,可是我想,此时的老奶奶是快乐的。我知道,终究有那么一天,我一会被医生盖上白布然后抬走。整个房子里都是死亡的气息。我的绝望反而没有那么多了。

亦文还是会来看我,我知道,要想让自己一下子就忘记陪你度过六年的人真的很难。所以,我只有为他做下决定。我换了一个新的医院,一切都是新的,

我崭新的生活中,只须放下一个名字。我看着自己越来越单薄的身体,还有手上越来越多的小孔,我知道我没有时间来缅怀这段美丽却没有结局的爱情,那么剩下的日子里,请允许我用余下的时光来完成一次祈祷。我唯一爱的人,我用我所有的诚挚,赌你以后的日子里,会有一个健康的女子和你共地久天长。

江西癫痫病公立医院
小孩癫痫病可以治好吗
沈阳癫痫病专业的医院

友情链接:

踏故习常网 | 莆田到晋江 | 淘宝信誉图片 | 怎么用烤箱烤鸡腿 | 手绘板压感 | 内蒙锡林浩特 | 小野鸡怎么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