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拍立得那种好 >> 正文

【流云】浓情渐淡(小说)

日期:2022-4-30(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芊巧是一个从乡下来的中年妇女,她家住在我们家的隔壁。她是去年来到这个城市的,是她的弟弟把她接到这里来的,芊巧的弟弟叫喜强,是一个企业的经理,要是把两个人放在一起一看,完全看不出她们是姐弟,大多数人都以为他们是母子呢!这些人当中也包括我,我在第一次见到芊巧时我就以为她是喜强的妈了,这也导致了我在很长一段时间见到她时我总是很尴尬的,但是她还好不在意这些。这些事都是我后来才了解的。

芊巧家有八个孩子,她是老大,喜强是最小的一个,其他的都是女孩子。喜强的妈怀喜强的时候喜强的爸爸便出事故去世了,喜强妈或许也是因为太伤心加上身体弱,所以喜强从一出生便身体不大好,他比正常的小孩要小一些,瘦一些。喜强的妈妈生下喜强之后因为奶水不足,所以喜强一直没有吃饱过一顿奶。人家的小孩大多数一岁多一些就已经会说话了,可是喜强一直到三岁还不会说话,而且一直很虚弱,或许小时候没有吃好吧!大家都很担心喜强是不是不会说话呀,他是不是有什么先天性的疾病,但是芊巧就是不相信喜强不会说话,她会天天在喜强面前说话,看他的反应,直到喜强三岁半的时候他才开始说话,可能大多数孩子第一句说的话是“妈”吧!但是喜强说的第一句居然是“姐”,有一次我跟芊巧在一起聊天的时候她说喜强第一次叫她姐的时候她的那种喜悦,没有办法说出来的那种感觉,那天晚上她一晚上都高兴没睡着。我也可以从她的讲述中感觉到她的喜悦与不容易,那个时候她们家里的大小事物都是芊巧一个人干的。

因为他们的爸爸去世,母亲生完喜强后便身体越来越差,到的后来都不能下床了。家里的活都是芊巧的,弟弟妹妹都还小,她得照顾弟弟妹妹们,其他几个都还好一点,至少不用她像照顾喜强那样照顾,白天她去地里干活,晚上也是她哄喜强睡着。基本上喜强就是她拉扯大的,所以当喜强第一次叫她姐的时候她该是多么的喜悦。那次之后,喜强就慢慢地会说话了,和正常人一样了。喜强长大了上学的学费都是她挣的,当然我没法去想像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我问她的时候,她说他也不知道,只要喜强要钱,她便去找人借,借了之后自己再去挣给人还。由于她总是按时给人还钱,所以大多数村里人还是愿意借给她钱的,而且大伙儿也都看见他们家的难处,也都会想着去帮助她。我没有去过她们村子里。直到后来喜强上了大学,要的学费越多了,芊巧没办法,她还去卖过血,因为她没别的办法挣钱,这些或许喜强是不知道的,芊巧也不愿意告诉喜强这些事。

喜强后来毕业了,去了一家大公司工作,当喜强找到工作的时候芊巧说她比喜强还高兴,这个我非常理解她。后来喜强慢慢地干的好了,找了个女朋友。喜强把他的女朋友带回了老家去见了芊巧,芊巧说她那天晚上有没睡着,当然喜强在晚上的时候便回到城里去了,因为他的女朋友死活也不愿意住在喜强家在乡下的房子里,她说太脏了,没法住。芊巧知道了也没说啥,便让喜强带着他女朋友回去了,当然在她们见面的时候喜强的女朋友也把芊巧当成了喜强的妈,一见面就喊了声阿姨,喜强没有跟她说清楚他们家里的情况,只是说回老家,当然我知道芊巧不会在乎这些的,她也完全没有去怪人家,毕竟她看起来真的不像喜强的姐姐。一个西装革履,面色红润,而一个蓬头垢面,衣衫破烂,没人认为他们会是姐弟。

那次见面之后不久,喜强就和她那个女朋友分开了,喜强也没有告诉芊巧原因,芊巧说她也不知道是啥原因,她说分了也好,她看那个女子不太好,好像太骄傲,看不起人,她说这种人不好。后来喜强又找了一个女朋友,这次喜强没有把女朋友领会到乡下老家去见她。人家只是在结婚的时候给她打了个电话问她来不来,她也很想来,但是她又怕给喜强丢人,所以就说她不去了,喜强也没有再去问她,我可以从芊巧的描述中听出她没有一丝丝的不高兴,她比任何时候都高兴,那个到三岁还不会说话的小子总算也要成家了。她那天也没有去干活,她在家歇了一天,她说她也沾沾喜强的光,休息一天。当她说出那句话的时候,我感觉眼睛热热的,很难受。芊巧一直到现在还没有结婚。那一天她啥也没干,就去到村里转了,转着转着她眼泪就掉下来了,喜强已经好久没有回家了,她很想喜强,今天喜强结婚。她就那样转了一天,看了看这片她热爱的土地,可是那个她付出了全部青春的臭小子不在了,只留下她一个人,她也会感觉到孤独,但是她不想去说给喜强,因为她知道喜强也很忙。那天的夕阳如血一样地红,芊巧呆呆地坐在山上。我在脑海中想像这这样的一幅画面。

喜强结婚后一年就有了孩子,夫妻两人也换了个大一点的房子,芊巧从没有去过喜强在城里的房子,喜强也从来没有跟他说过要带她去城里。直到喜强有了孩子,又因为他们两个人都有工作要干,所以没人帮他们看孩子,找别人吧,他又不放心,所以喜强便把芊巧接到了城里,帮他看孩子。当喜强给芊巧说的时候,他还怕芊巧不答应,可他不知道芊巧早就想去看看喜强的孩子了,只是喜强一直没有说,她也不好意思跟喜强说。直到喜强这次说,她便迫不及待地答应了。过了几天,喜强就到村里去接她了,把她接到了城里帮他们看孩子。我们小区是新建的,里面住的人也不多,而我恰巧在喜强家的隔壁,所以经常见着也就熟悉了。

那天芊巧第一次来城里,我记得很清楚,我刚好下班回来。芊巧穿着一件白底蓝花的薄衫,一件有点变形的黑色裤子,还有一双新布鞋,脸上很红,那种经常吹风的红。我以为她是喜强的母亲,过去我便问了一声:“阿姨好,您刚来吧?以前没有见过你。”芊巧倒是没有表现出不自然,可是一旁地喜强有点不自然的说:“这是我姐,不是我妈,她帮我来看孩子来的。”我便尴尬了起来,也不知道说啥好,因为感觉越解释与难说。

芊巧或许是经常被人误以为是喜强的妈吧!她好像已经习惯了,当我叫她阿姨的时候她没有表现出一丝丝地不自然,还是露出淳朴的笑容,让人看了就觉得芊巧应该是个良善人。芊巧看着我,问喜强:“这是你的同事?”喜强便说:“不是,我们是邻居,他们家住在我们家隔壁。”芊巧哦了一声。便让喜强把她从乡下带来的蔬菜给我一些,我忙忙摆了摆手:“不用不用,大姐,你们留着自己吃,我的自己买吧!”芊巧便说:“这是自己家种的,没有打农药,干净,你就拿着吧。”我也就没有客气,便接受了,因为我能感觉到芊巧丝毫没有做作,她是实心实意的送给我的,我便笑着接受了,然后我忙说:“喜强,快让大姐去家里呀,在外面站着多冷呀!”然后我们便簇拥着进了屋,然后他们去了他们家,我去了我家。但是却没见到喜强的媳妇出来接一下,想必是不欢迎芊巧的到来吧!按照喜强媳妇的脾气,肯定是不欢迎芊巧的到来的,喜强的媳妇好像有洁癖一样,总是把家里打扫的一尘不染,而且他们家我也就进去过一次,自从哪一次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进去过,我有点急事找喜强帮忙,我便在进屋的时候没有换拖鞋,便穿着皮鞋进去了,我一进去,便看到喜强的媳妇在擦地,她把地板擦地跟玻璃一样干净,都可以当镜子了,我的鞋上也是有一些灰尘的,然后就在她擦过的地方印了几个鞋印,然后我便看到喜强媳妇那含着怒气的目光,我便意识到了,我尴尬地对她笑了笑,然后便问她:“喜强在吗?我找他有点急事。”她说道:“不在,喜强出去了。”口气也比较不好,在我听来是这样的,我也不会自讨没趣,我说:“哦,那不好意思,打扰了!”她啥也没说,我便退了出来。我想我出来后她应该会一边骂着我一边再擦地吧!对于这种情况我也是没有办法,所以以后我就再也没有从喜强家里进去过,有事找喜强也是在门外,有时候喜强让我进去说我也不会进去。毕竟我还不是那么的厚颜无耻。所以我非常好奇喜强是怎样说服她媳妇同意把芊巧接来的,想必也是花了大功夫吧!

就在那一次见过之后,我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过芊巧,直到有一天早上,我半夜肚子痛起来上厕所,那个时候天已经快亮了,我看见芊巧在我们院中整理垃圾,她把那些塑料袋和易拉罐都拣出来装到袋子里,然后背着走出了小区,她步履蹒跚地走着,我感觉有点心痛,尽管是个不太熟悉的人。这个时候我才知道了为什么我没见过芊巧了,她半夜起来,去小区里的垃圾桶里捡垃圾,然后再一个人背去垃圾场买,那个垃圾场离我们小区挺远的,得走四五公里路吧!等她走的时候我们还在睡觉,等到她回来的时候我们刚好去上班了。然后她去给喜强看孩子,喜强夫妇去上班。有一次周末,我没上班,早上我在小区里跑完步回家的时候刚好碰见了芊巧,我便问她:“大姐,你怎么起的这么早!”她看到我,还是笑着说:“习惯了,早上就得起来,一直睡着也睡不住。早上起的早点人轻松。就你们城里人都起的晚,要是我们乡下人的话,天开始放亮的时候我们已经在地里干了好几个小时的活了。”然后她便说:“坏了,我还得给喜强两口子去做早饭了,万一喜强起来没有早饭吃,他又该不高兴了,不跟你说了,我先走了。”我说:“好的,大姐你快进去吧!我再转转,反正今天不上班。”然后她便急匆匆上了楼。这是我和芊巧第二次见面。

后来有一次下班,我在停车的地方看见了喜强和他媳妇两个人在争吵,我便把车窗摇了下来去听,因为我听见喜强的媳妇说你姐什么的,我想或许跟芊巧有关系吧!人或许对别人家的是总有一种好奇心。我听见喜强说:“我姐怎么了?她看孩子看的好好地,而且每天的饭都是她做,屋子都是她打扫,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她哪里招你惹你了。倒是你,吆喝她做这做那的,她一句怨言都没有,你却还不满足。你到底想怎么样?”喜强媳妇便指着喜强说:“我怎么了,我不想让你姐照顾,我不想再看到她。她做的那饭能吃吗?啊?抓完脏东西后手都不洗,便去做饭。我好几次都让她洗了手再去做饭,她倒好,跟诚心和我做对一样,没有一次去洗手。”喜强说:“这个我也跟她说过,但是我姐说她习惯了,她记不起,能怎么办,再说了,那能有多脏。”喜强媳妇说:“好,这件事暂且算了,有一次我碰见她把她的奶头放在孩子嘴里,给孩子喂奶。她连澡都不洗,那么脏!孩子怎么能不生病,你说说,你还想她怎么样才算过分,我已经忍了她好长一段时间了,以前咱们家什么样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看看现在,我都不想回家了,那还是我们家吗?我知道你有孝心,你想对你姐好,可是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我实在是忍不了了。你要是还坚持她留在我们家的话,那好,我走,我去我妈家,你和你姐过日子吧!”喜强听到她这样说,气的不可收拾,便指着她说:“这还不都是因为你,你奶水不足,孩子吃奶粉吃不饱,一直哭,那我姐也没有办法呀!孩子一直哭她能怎么办。以前咱们俩谈恋爱的时候,我觉得你是一个善良的人,我才喜欢你,我实在是没想到现在的你居然会这样,你要走是吧!好,你走吧!”喜强媳妇也没料到喜强会这样说,或许在她想来,这个时候喜强应该跟往常一样,抱着她去安慰她。哪像今天这样对她说话。她啥也没说,抹着眼泪跑开了。我其实非常理解喜强的媳妇,她可能的确受不了了芊巧,但是她没有料到喜强对芊巧的那种感情。喜强媳妇跑出去以后,喜强也没去管她,拿着包便上楼去了。在芊巧第一天来这儿的时候,就想按照喜强媳妇的习惯,她肯定受不了芊巧的习惯。

自从那次喜强和媳妇吵架以后,我就没有见过喜强媳妇,或许她一直在娘家吧!可能喜强也没有去找她,反正孩子也不吵着找妈,孩子倒是和芊巧挺投缘的。有一次我碰见芊巧抱着孩子在小区里玩,我便问她:“大姐,这么冷你还把孩子抱出来,不怕感冒吗?”芊巧抱着孩子说:“孩子天天憋在屋里才感冒了,你把孩子天天抱到外面转转,她不感冒,而且孩子也开心。”我觉得芊巧说的挺有道理的,她把孩子抱出来让孩子熟悉外面的环境,习惯了自然也就不感冒了。我想喜强的媳妇应该还没有回来吧!不然的话怎么可能让孩子出来。我就对着芊巧说:“那大姐你先转着,我上去了。”她对我笑了笑,然后便继续逗着孩子发笑。

就这样又过了十几天,喜强的媳妇还没有回来,芊巧也感觉到了好像有着不对劲,她便问喜强到底是怎么回事,喜强便将和媳妇吵架的事告诉了芊巧,芊巧便让喜强去他媳妇家把她媳妇劝回来,两口子一直这样也不是个事啊!喜强第二天便去了他媳妇家,但是回来的时候是喜强一个人回来的,他媳妇说只要是芊巧在他们家她便不回来。当然喜强肯定没有这样对芊巧说,他只是说她还不愿意回来。芊巧她其实一直都知道,喜强媳妇不太喜欢她。所以当她看到喜强一个人回来的时候便对喜强说:“喜强,姐过几天就回去,好久没有回老家去了,也不知道老家怎么样了,姐有点担心,想回老家去看看。”喜强说:“姐,你这才来了几天,就要回去!再呆几天吧!等过了这个冬天,春天的时候你再回去。”芊巧说:“你别劝了,姐已经决定了,等我走后,就把你媳妇接回来,你们两口子长时间分开也不是个事啊!”见她这样说,喜强也没有多说什么。接下来的几天,我几乎天天都见到芊巧,她还是抱着孩子在外面溜达,我下了班就碰见她。见了以后我就听她说,她说她怎么样看着喜强长大,以及她们家的情况,我每次都会听她讲很长时间,每次她讲完总是含着泪水,然后便说不好意思,又占用了你这么长时间。

在她要走的前一天,我没有见到她,她没有和往常一样抱着孩子在小区里转。第二天,我碰见了喜强和他媳妇回家,我便随口问了一句:“喜强,你姐呢?”喜强说:“哦,她不放心老房子,回老家去了。”我哦了一声,看向楼外面,愿在远方的芊巧,一切安好!

白山市看癫痫病专业的医院
癫痫护理常规有哪些
怎么治疗原发性癫痫病

友情链接:

踏故习常网 | 莆田到晋江 | 淘宝信誉图片 | 怎么用烤箱烤鸡腿 | 手绘板压感 | 内蒙锡林浩特 | 小野鸡怎么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