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聚焦摄影团购 >> 正文

【江南小说】断头台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不知什么时候我当上了太子。

生活在皇宫大院里的我总是感觉很无聊。

人安逸过了头。心理难免有点不正常。

这日。夜里。

我又失眠了。

“来人。我要出宫去。”

“太子。这么晚。没有批条是不允许的。”

侍寝太监道。

“狗奴才。我可是未来的储君。这点权力还没有吗?”

我赏了太监一个嘴巴子道。

趁着夜色。

“蹲下。”

“我咋办?”

“你留下。”

“太子。你让我跟你去吧。要不我明天没法交差。”

“瞧你可怜的样子。好吧。上来。”

出了宫门外。

“太子。咱这半夜三更的出来。是不是太早了点。”

“你真笨。大白天的还能够出来吗?赶紧给我找个客栈休息一下。”

哐哐哐——哐哐哐——

“吵啥?吵啥?半夜三更的。”店小二打着哈欠,揉着眼睛,打着手电筒照了照问。

“兄弟。给我们开一间‘总统套房。’”我大声说道。

进了屋。

“我看二位‘客官’是演员吧。”店小二仔细瞅了瞅我俩的装束打扮道。

“啥跟啥呀。你小子少胡扯。我们这位可是货真价实的‘太子国。’太子储君。”

“最近脑子有毛病的人可真多。”店小二心里嘀咕着。

“赶紧点。拿钥匙过来。本太子现在可想睡觉了。”我吩咐道。

“你得先付定金。”店小二道。

“傻站着干啥来了。付钱啊!”我凶巴巴的看着太监说道。

“太子。我的俸禄这个月还没有领到呢?!”

“兄弟。今天先赊账好了。我签个字。明天你去宫门办事处取去。”我说道。

“这可不行。我们这里可有明文规定的。一、公款吃喝可以打白条。二、像你这种身份的只收现金。三、有什么值钱的可以抵押折现。”店小二很有谱似的说道。

“我就将这身衣服抵押了。”

“太子。这可使不得呀!这可是皇权的象征啊!”

“没关系。不就是让他们替我保管一下嘛!等我回宫。到那时不怕他们不跪地求饶。”

我跟太监耳语了几句。

进了房间后不久。

叮咚——叮咚——

“还有啥事?”太监问着门外嬉皮笑脸的店小二道。

“也没啥事。其实就是想问一下您主子需不需要特殊服务。”

“啥服务?有美女吗?”我高兴的问。

“是的。色艺俱佳的绝色美人。不过你得另外付费。”店小二贼眉鼠眼的说着。

“先把人领过来我看看再说。吹牛我可饶不了你。”我吩咐道。

不一会儿。店小二就领着女人进来了。

“哟。这是‘洋货。’哪国的?”我惊讶着并且问道。

“女儿国来的。”店小二答道。

“好,好,好。这枚公章给你了。”

“美女。咱俩开工干活了。”说着我饿狼扑食一样强行把她压在了身体下。

正在兴奋状态中......

“都出来。都出来。查房。查房。”门被扫黄组的公安人员砸得震天响。

“吵啥?吵啥?本太子正在播龙种。你们不要命了?”我怒气冲冲的吼道。

“哟。这小子身边还带着个太监。走。跟我们到派出所走一趟。你们都去录一下口供。最近咱这里的怪人越来越多。”

一众人等跟着所谓的公安人员来到了所谓的派出所。

“店小二。你说说。这二位打扮得像演员的家伙哪来的。为啥你没有确定他们的真实身份就随随便便的让他们租住在我们这个镇上的。从实招来。如有半句假话。你是知道咱这里规矩的。”一个满脸横肉的大胖子公安提醒道。“他们是半夜三更来敲的门。外面当时是漆黑一片的。进屋后我才发现他们的装束怪怪的。”店小二解释道。“那为什么没有验他们的身份证?”胖子追问道。“我有点贪心。所以——所以就——”“所以你就不讲原则和不守这里地方上的规矩了。是吗?”胖子怒目圆睁的看着店小二阐述道。

胖子转身刚想询问我。

突然整个屋顶都被一道白色强光笼罩住了一样。

转瞬间。好像只有我和太监在。

我定了定神。问身边的太监道:“其他人呢?!”

“不知道。太子。我们好像还在皇宫大院里呢?!”

“我们没有出去过?”我疑惑的问道。

“来人呀。给我拿下这俩个叛徒。”

“宁国公。这是何故?”

“来人。给我打入死牢。明天午后处斩。”

“宁国公。我可是太子啊!我可是你的女婿啊!”

“您这话还是留着和皇上说吧。”

我和太监好像稀里糊涂的就被关进了大牢里。

这是咋回事呢?!我的心里一头雾水。

刚坐下一刻来钟。我的头就有点晕晕的感觉在。

当我醒来时。我和太监已经跪在了“东门菜市口上。”

侩子手们正在磨刀赫赫来着。

不一会儿。传令兵来了。我原本以为有救了。

当监斩官宣读圣旨时。我才明白。

圣旨内容如下: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吾儿私下凡界,扰乱三界平衡,而且与凡尘女子有肌肤之亲。

固本王要‘杀一儆百以儆效尤!’”领旨谢恩吧!

“靠——我冤那!我还没给凡尘女子下种子呢!你们咋就草菅人命了呢?!

天理何在?老天对我不公平。我要上诉。我要替自己辩护。”

不好意思。皇上他出国旅行去了。时间到了。开刀问斩!

“妈呀!救我。”我从梦中惊醒。

“做啥亏心事了?”老婆被我吵醒后问。

“幸好脖子还在。”我摸了摸自己的脖子道。

2012.1.17.12:23作于广丰

治疗癫痫权威的医院在哪
小孩高烧抽搐怎么办
癫痫病做手术好吗

友情链接:

踏故习常网 | 莆田到晋江 | 淘宝信誉图片 | 怎么用烤箱烤鸡腿 | 手绘板压感 | 内蒙锡林浩特 | 小野鸡怎么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