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广州八十中学 >> 正文

【春秋·小说】露中蝴蝶

日期:2022-4-18(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亲爱的,你慢慢飞,小心前面带刺的玫瑰;亲爱的,你张张嘴,风中花香会让你沉醉……”正在洗衣服的如烟听到这彩铃声,幸福地笑了,用力甩了甩手上的水,又在衣襟上擦了擦手,拿起电话贴在耳朵上,就象依进恋人的怀里一样满脸的陶醉!

“给我送两千块钱来,二十分钟之内,越快越好!我在家等你!”子豪那令如烟心醉的声音从电话里喷射而出,敲击着如烟的耳膜。如烟脸上的幸福瞬间变成万分焦急,只是回了一句,“抢银行也没那么快啊!”

没多问,也无需再问,如烟取钱、打车,象旋风一样来到子豪的面前。那瞬间升腾的担扰让如烟一丝不觉得夏日下午阳光的酷热难耐。

眼前的子豪,新换的衣服上还带着折痕,少了往日里的霸气与冷静,刚理的发,新刮的脸,一反常态的满是汗湿。如烟急切地问道:“怎么这么急?你出了什么事儿?!”子豪艰难地说:“我没事,是‘她’从新加坡回来了,已经到广州,一个小时前打的电话,要我去接……本来不想告诉你了……可是……”子豪特意加重了“她”的语气。

一阵寒意从心底爬出,如烟打了个寒颤。没有拥抱,没有吻别,只有车窗里的一个挥手:“等我电话!”子豪便消失在如烟那一片泪帘深处。远处的高音喇叭里传来歌声:

……亲爱的/你跟我飞/穿过丛林去看小溪水/亲爱的/来跳个舞/爱的春天不会有天黑/我和你缠缠绵绵翩翩飞/飞越这红尘永相随/追逐你一生/爱恋我千回/不辜负我的柔情/你的美……

静静的、傻傻的,如烟站在阳光下蒸烤着,却依然浑身发冷……

繁星点点,一直捧在手里的电话突然响起:“你还好吗?!”子豪那温柔的挂念又引来如烟的泪如雨下。如烟跌跪于床前:“不好,一点儿都不好……呜……”“宝贝,别哭!你再哭我就挂电话了!”“嗯,我不哭了,你说话啊。”“我在省城,飞机晚点。替我跟大家说一下,明天的郊游我去不了了。不许再哭了,要不明天大家会看出来的。”“嗯,知道了,可我想你怎么办呢?!”“我也想你,宝贝!”再也压抑不住的狂乱:“她不是已经跟你离婚了吗,她在新加坡呆得好好的回来干嘛!”子豪恢复了往日的沉稳和冷静:“新加坡四十年大庆,所有外来人员都得离开。好了,我自己给经理打个电话说一声吧,你好好睡一觉,不然,明天脸色那么难看,怎么照相啊?后天我就能回去了。吻你!”第一次,子豪在电话里说了“吻你”这两个字,第一次,如烟感觉到如此霸气的子豪也能如此温柔。

第二天,公司组织的郊游很精彩,节目非常丰富,本来,如烟期待这一天已经很久了,还特意准备了泳装,要子豪教她游泳。但视线里没有了子豪的身影,如烟的世界一下变得苍白起来。那快艇上的惊呼,游泳池里的嘻戏,游戏中的欢笑,聚餐时的微醉,KTV时的放纵,似乎都与如烟无关,如烟仿佛在与眼前的火热氛围隔世相望。

第三天,如烟心里知道,子豪已经回来了,却无法拨出那串早已刻在心里的号码,只因子豪的身边多了一个她。如烟一阵阵地发冷,这种冷,是从内心深处发出的,任何办法都难以抵御。如烟感到,只有行走在烈日下才不会冻僵,就来到那熟悉的公园。一点点,一丝丝找寻曾经在星光下与子豪一同踩出的那两行脚印。

夏日里热辣辣的风中,送来了一串银铃般的孩子的笑声,那样悦耳,其中伴着的充满磁性而又低沉的男人的笑声,是那样的熟悉。如烟寻声望去,如在梦里一样:子豪,如烟分分秒秒都在想着的子豪出现在眼前。如烟揉了揉眼睛,深吸了口气,笑得有些凄然,迎向了子豪那双深邃的眼睛。

子豪穿着一件图案非常夸张的短袖衬衫,手里拎着一个精致的女式包,一个女孩正围着子豪一边笑一边转着圈。在女孩的笑声里。子豪那深情的眼眸有些慌乱,只问了如烟一句:“昨天玩得还好吗?”如烟的嘴张了张,半天不知道对这仿佛从天而降的日夜想念的人说什么才好。远远的,走来了一个衣着超少、超短的“美女”。子豪伸出手把包递给“美女”,转头对女孩说:“跟阿姨说再见。”随着女孩那欢快的一声:“阿姨再见!”子豪没有一丝犹豫的向另一个方向走去。身后,跟着快乐的女孩和那个美女。走出几步,那美女回过头,对如烟笑了笑,又点点头,然后,紧走几步撵上了子豪和女孩,一只手拉起女孩的一只小手,另一只手,挽住了子豪的胳膊。

望着消失在远处的三个人的身影,如烟静静地、傻傻地站在那里,久久的……

傍晚,百无聊赖的如烟,换上那件印着两只蝴蝶的衣衫,没有目标地走着。只因如烟太想那两只蝴蝶一同起舞的醉意,想让那两只蝴蝶真的能放飞。走着走着,身后,又响起了白天在公园里听到过的那片笑声,子豪骑在单车上,追逐着一忽而过的人力车。看见象幽魂一样游荡的如烟,子豪一个急刹车,单车那一声嘶叫像似撕裂了如烟的心,一阵心痛,如烟绝望地看着在单车上单腿点地的子豪。子豪回头看了看远去的人力车,又回过头关切地看着如烟那张愈发憔悴的脸:“这么晚了,干嘛去啊?”“我没事,出来透透气,你快走吧,她们等你呢!”子豪又回头望了望那已经走远的人力车,温柔地笑了笑:“别在外面逛了,回家吧,‘有时间’我就给你打电话!”子豪又加重了一下那“有时间”。

一天里,两次的不期而遇,令如烟在惊喜惊讶中快要崩溃了。往事如昨,历历在目。

(二)

春天,是一切都萌动的季节,如烟与子豪从相识的那一刻起,心中的萌动就无法再停止。但,那注定是没有结局的开始——只因两颗都很理智的心和两个都很冷静的人。眼波中的理解和渴望,只能停在心动却不能变成行动。

那是在一次业绩高峰会上,晚宴中,被众星捧月般包围着的业绩明星如烟被一声“大哥,我们服你了……”吸引着,随着那一片欢呼的鼓掌声,如烟看到了豪爽而又霸气的子豪。久久封闭了感情之门的如烟,与那双深邃中充满睿智的眼睛两两相遇时,如烟知道自己内心的平静再也找不回来了。

第二天早会后,子豪从后排走到坐在第一排的如烟面前:“你好,如烟姐,交换一下名片可以吗?”看着已经伸到面前的名片,如烟心底有些慌乱,表面上却极力保持着镇定:“哦,好的!我还是跟大家一样,叫你大哥吧!你现在可是咱营业里的业绩第一人了啊!”子豪有些不自然:“如烟姐,我们同年,我比你小十个月,昨天,我在内勤那看过如烟姐的资料了……”为了掩饰那突然而来的剧烈心跳,如烟接过子豪的名片,轻声地念着:“李子豪,业务经理,电话:138……”如烟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声音在发抖,不由得在心里骂着自己:今天真是活见鬼了,激动什么!

子豪从如烟那同样发抖的手里接过名片后,礼貌性地看了一下,就打开钱包,夹在放相片的位置上,嘴里似不经意地轻轻地说了声:“其实,不用名片也行,如烟姐的电话我昨天就记……”子豪不再说下去了。

经过几次有事没事的通话后,两个人开始了短信交流。本来就常常失眠的如烟,每天晚上都会在心里盼着子豪的短信,仿佛那信息就是上好的安眠药一般。

有一晚,如烟一直没等来子豪每天晚上那“例行公事”的短信问候。躺在床上的如烟开始了越来越复杂,越来越离谱的种种猜想:是不是他手机没电了?是不是有事忙呢?是不是他身边有女人,不方便啊……难眠中,电话里响起了如烟特意为子豪设置的来电铃声:“亲爱的,你慢慢飞……”当初,设置这个铃声时,一是因为子豪手机的彩铃是这首歌,二来,每当听到这首歌,如烟就有种心醉的感觉,品味着梁祝化蝶的美好。如烟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表,已经半夜十二点了,如烟颤抖着按下了接听键,第一次在深夜里接听了子豪的电话:“睡了吗……我刚往家走……没事儿……就是想给你打个电话……刚才跟几个哥们喝酒了,我跟朋友们提到了你,喝得有点多。行,你睡吧!”“我睡不着,能让我听着你的彩铃睡吗?”“好,你打吧,我不接!”那天,那个彩铃一直在响:“亲爱的,你慢慢飞,小心前面带剌的玫瑰……”醉了,越醉越深,却睡不着。

不知过了多久,不知听了多少遍,那彩铃声突然变成了子豪的声音:“别再难为自己了,你现在就起来,来我这儿!”“不!”“那你下楼,我去接你!”

如烟犹豫,再犹豫。挣扎,再挣扎。心说:快去!理智说:不可以!

终于,楼下,单车上的子豪的眼眸里燃烧着的火熔掉了如烟最后的挣扎。

晨露打湿的衣角在说:湿了翅膀的蝴蝶不会飞多远的。

那歌在提醒:玫瑰的剌会让人很痛的。

…………

一切归于平静后,子豪说:“只能这样了!你早晚有一天会恨我的!”

如烟把头埋进子豪怀里:“真爱永远变不成恨!”

(三)

沉静了一个多月,子豪的声音始终没有在电话里响起,也许是他一直没找到“有时间”的时候,因为她一直在他身边。当子豪的声音再次响起在电话时,“我把她送走了,(你)还好吗?”“嗯,我知道了。”如烟答非所问。

当如烟再次如那湿着翅膀的蝴蝶飞行于晨露中时,脑海中总是浮现出那女孩的笑声和那美女挽起子豪臂膀的画面。如烟的心里,除了那份死心塌地的爱,又多了一份幽怨。

忽一夜,如烟正睡在子豪的怀里做着心底那不变的爱之梦时,子豪的电话响了,子豪飞快的抓起电话:“嗯,在家……包抢走了吗……人没事吧……那你睡吧。”挂断后子豪的笑有些勉强:“兰姐刚才回家被抢了,还好没啥事……”

哦,兰姐,那个脸上永远挂着笑的兰姐,就是骂人,也是带着笑的。如烟还记得子豪带她跟兰姐吃过一次饭,饭桌上,兰姐不住声地夸子豪,最后,实在没什么再能夸的了,就冒出这么一句:“小豪啊,哪都好,就是嘴太怒,不肯多说话!”说完,脸上的笑有一丝不经意的变化。

那个与子豪相伴的夜里唯一一次响起的电话声,让如烟一下明白了兰姐脸上的那一丝笑是什么。兰姐的翅膀同样被子豪打湿。

如烟傻傻地问子豪:“你爱过我吗?”子豪一下子搂紧了如烟:“宝贝,我知道你爱我,但,我只爱我媳妇!”如烟的身体一下子疆住了:“不爱,为什么来招惹我?再说,她已经不是你媳妇了。”子豪的臂膀搂得更紧了:“傻丫头,你永远不会懂的。”

(四)

一天,子豪电话里的声音,很遥远:“我走了,别再想我,也别再找我,忘了我吧,我知道你会恨我!恨吧,我知道我伤你很深。”

那一刻,如烟真的傻了,怎么会是这样呢,怎么一点征兆都没有啊,怎么说走就走了呢?后来,还是一好友道出实情,子豪的那个“她”又回来了,一定要子豪跟他去“开创一片新天地”。

后来,如烟又听说,子豪被“她”耍了,房子卖了,钱都让“她”搞了“投资”而不见了踪影。然后,“她”也不见了踪影,听说去了另一座城市。

多年后,在一个QQ群里,如烟见到了子豪,子豪问:“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好吗?”如烟发过去一张可爱的笑脸:“还好,你呢?”“我也很好!”之后,两人偶尔打个招呼,偶尔互相问候一下。

一天,子豪说:“想家了,想回去看看……”还想说什么,终于没说。

不说最好,说了更伤。如烟望着子豪的头像,耳边又响起了那首曾经让她心醉的歌:

……我和你缠缠绵绵翩翩飞/飞越这红尘永相随/等到秋风起/秋叶落成堆/能陪你一起枯萎也无悔

…………

那一夜,如烟睡得很沉,做了一个美丽梦。梦里,一只彩蝶,那双被打湿的翅膀在阳光下渐渐的干爽起来,慢慢的,彩蝶迎着阳光,飞了起来,飞向那片光明与温暖……

二0一三年三月二十三日晚修改完稿

癫痫发作都会失去意识吗
有什么措施来预防儿童癫痫呢
海口治癫痫那家好

友情链接:

踏故习常网 | 莆田到晋江 | 淘宝信誉图片 | 怎么用烤箱烤鸡腿 | 手绘板压感 | 内蒙锡林浩特 | 小野鸡怎么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