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感悟人生的故事 >> 正文

【丹枫】情难忘(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对不起!我来晚了。”说着话的陈思雅迈着轻盈的步子,向几乎到齐了的同学们微笑着表示歉意。“不晚,思雅,快来上我这,还有没来的呢!”王文文见陈思雅站在她身边,一下子起身拉住了她的手,上下打量着这个高中时出了名的校花。今天风采依旧,一头乌黑的长发,披在肩上,白净粉嫩的鹅蛋脸,眉毛如描了一样的细浓,一双明亮清秀的大眼睛,还是那样的让人有深不可测的感觉,小巧的鼻子,红润的嘴唇,好像抹了一层口红,不艳,淡雅,和她的脸色正好搭配。

一身紧身的黑色薄纱的长裙,裹着她依然妙曼丰满的身姿,领部开得很大,露出她白皙修长的脖颈和诱人的乳沟,一条细细的白金项链。长裙下薄薄的丝袜并没有挡住她的小腿白如雪的肌肤。一双高跟皮鞋也是黑色的,手里拎着个时尚的小皮包。“谢谢,文文,干嘛这么看我?咱俩几乎天天见面的。”陈思雅脸有点发烧,她好久不和这些同学聚会了,今天不知穿什么样的衣服合适,选了件黑色的,进到酒店一看,女同学们穿得色彩绚丽,男同学也是穿得西服领带,她有点不好意思了,灯光下越发把她的的脸显得更娇艳了。

“天天见面,也看不够,多亏我是个女的,还有老公了,不然我也会去追你,哈哈哈哈……”王文文笑着拉着陈思雅坐在了她身旁的椅子上。

“就是,真不愧是当年的校花,风韵不减当年呢,大家说是不是?老同学别来无恙。”刘志刚大声说了一句,眼睛深情地盯着陈思雅,把伸出的手摸向了头顶,有些害羞地上下打量着陈思雅,最后把眼睛停在了她丰满的胸前。

“真的是,嫉妒得我都想离开了,有十年没见了吧,思雅,你一点没变,还是和上学时一样,是最吸引人的,尤其是帅哥们的眼球,哈哈哈……”还没等陈思雅说话,坐在她对面的马小慧大声说了几句,说完后一顿浪笑。

“小慧,看你,还和当年一样爱损人,大家别再取笑我,不然走的人是我。”陈思雅说完,莞尔一笑,嘴角一边露出一个小米粒大的酒坑。

“行了,咱别说了,不然把大美女说走了,谁负责,再等一下李向阳,马上开席,吃完K歌去。”王文文忙着替陈思雅解围。

“就是,这个李向阳,上哪去了?这么晚还不来?和老相好的约会去了?也不能啊,哈哈哈……”坐在王文文身边的番大辉说完这话又把眼睛瞟向了陈思雅。

“文文,你没说他还要来的。”陈思雅低声对身边的王文文说,语声中带着埋怨。

“我不是怕你不来吗?没敢说他今天也来,这家伙说好的,咋回事,番大辉,别扯别的,赶紧再给他打一个电话,问问。”王文文对老公喊了一嗓子,他们是高中谈恋爱唯一成功的一对。

“别打了,我来了!”随着声音,英俊潇洒风度依然翩翩的李向阳,西装革履,手挽着一个时尚又年青的女孩走进了酒店。

“真的对不起各位老同学,这不,我等娇娇了,来晚了,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我介绍一下,我的女朋友冯娇娇。”说完话的李向阳眼睛扫了一圈,他的身前是陈思雅的后背,陈思雅没回头也没起身。

“向阳,来和娇娇上我这边坐,这里有空位子。”马小慧站起身冲李向阳摆摆手。“去吧,向阳,就等你了,服务员,上菜!”王文文半回过身子,对李向阳说完,又冲站在门口的服务员说。

“李向阳,今天这客得你请,为了你……是为了等你,我都饿过劲了。”番大辉说了一句。“行,算我的,我今天买单。”李向阳边说边牵着冯娇娇的手从陈思雅身后绕到马小慧的身边双双坐下。

“陈思雅?你也来了?”坐下的李向阳似乎才看见坐在对面的陈思雅。

“是的,文文给我发的微信。”陈思雅的眼神里闪过一丝的伤感,脸上刚刚还是开心的笑容,瞬间消失了,声音也是冷冷的。

“噢,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不用了,刚刚我听见了,你的女朋友,冯娇娇。”陈思雅没等李向阳把话说完,打断了他,还用那双迷人的大眼睛狠狠地盯了他足有一秒钟。

“来,上菜了,别说别的了,今天一醉方休。”刘志刚见菜上全了,又发现李向阳目不转睛地盯着陈思雅看,尽管陈思雅已不再理他,正和身边的王文文不知小声说啥,时而开心的抹着嘴笑,时而又用眼神瞟一眼周围的同学们,可李向阳从坐下后眼睛始终也没离开过陈思雅,那眼神里有一团火,烧得刘志刚心里不自在。

“文文,我不能喝了,从来没喝过这么多的红酒。”陈思雅有些头晕,脸红得像个大苹果,她的眼神有点迷离。今天同学们都轮番地和她碰杯,说罚她这么多年也不出来聚会。没办法,陈思雅只好喝完这杯喝那杯的,她喝的还是干红,后上劲的。

“不行,思雅姐你还没和我喝呢,今天向阳要开车,不能喝,我代他陪你喝一杯。”李向阳身边的冯娇娇举着酒杯站了起来。“娇娇,算了,看她真的是醉了。”李向阳话是对冯娇娇说的,眼睛却在看陈思雅,眼里满了疼惜和柔情。

“谢谢,李大官人,我没醉,醉不醉有关系吗?不就一杯吗?来,干了。”说完话的陈思雅刚想把手里已经倒满酒的杯子举起来。“思雅,我今天没开车来,我替你喝了这杯。”刘志刚就坐在陈思雅的左手旁,伸手抢过她手里的杯子,一扬脖喝了下去。

“志刚,英雄救美呀,还像当年那样,挺会怜香惜玉的。哈哈……”番大辉的话音刚落,满屋子的笑声。

“不行,文文我要吐。卫生间在哪?”陈思雅忽然间胃里翻江倒海的一阵难受,她赶紧起身向卫生间跑去。

“对不起,思雅,没想到这帮同学一见着你,和疯子一样的喝。”王文文扶着陈思雅从卫生间里走出来。

“文文,思雅喝多了,让她先休息一下,咱们也快点结束,还得去唱歌呢!”马小慧对扶着陈思雅的王文文说。

“不行,我头涨得要命,我得先回去了,你们继续玩。”陈思雅头晕眼花脚步跌跌撞撞的,说着往酒店门口走去。

“思雅,等一下,我送你回去。”刘志刚忙放下手里的筷子,刚要起身。

“志刚,你也没开车,还喝了不少的酒,还是我去送她吧!大家慢用,这次我买单,先让文文结算,明天支付宝转账。”李向阳声到人到一把扶住了陈思雅,回头向王文文和同学们挥了挥手。

“向阳,等一下,雅雅的包,雅雅就交给你了,一定保证她的安全。”王文文把陈思雅精制的小包递给了李向阳又冲他使了个眼色。“放心,一切OK。”李向阳接过手包的同时也神秘的一笑。

“李……向阳,等我一下。”冯娇娇也慌忙起身紧紧跟在李向阳的身后,出了酒店的门。

“不用你扶我,不用你送,我没醉,出租车……”出了酒店门的陈思雅好像清醒了不少,她想用力推开李向阳放着她肩上的手,可是怎样也搬不下去。

“别动,你醉了,这样自己走会出事的,电视新闻常报道,酒后出事的事很多的,乖,听话。”李向阳左右躲着陈思雅挥舞着的手臂。

“李总,我来扶她,你去开车吧!”冯娇娇上前扶住了陈思雅。“好的,娇娇,谢谢你。”李向阳把闹累了似乎睡在了自己肩上陈思雅放在了冯娇娇的怀里。

“娇娇,先送你回去吧,谢谢你今天的配合,回去等红包吧!”李向阳和冯娇娇把已经烂醉如泥的陈思雅连抱带抬的弄进了车里,放在放平了的后座上躺好。

“谢谢李总,得给我个大包,小的不点,为了你毁了我的名声。”冯娇娇带着撒娇的语气,眼神里还有一丝的委屈。

“行,发两个大包。”李向阳边说,边启动了车。

“哇!你好重!”李向阳喘着粗气用肩膀扛着陈思雅一层一层上了五楼。他先送完冯娇娇后,他又给王文文打了几次电话,确认了陈思雅家的地址,因所有的这些同学中,只有王文文经常和陈思雅走动来往,还常上她家。现在的陈思雅是怎么问也是问不出个之所然的了,只顾睡得香腮粉红的。

开到了王文文说的小区里,他停下车,起身下了车,打开车的侧门,从陈思雅的背包里翻出她的门钥匙,又把还在睡着的陈思雅扛了起来。

“哇终于到家了,你看着瘦,没想到一身的肉。”打开房门的李向阳也没来得及换上拖鞋,用脚把门带上,伸手摸着了门旁灯的开关,打开灯,四下环视一下有两个偏对门的卧室,一个开着门正对着门口,隐约看见床上被褥整齐,上面还有换下来的衣物,另一个门关着的,李向阳径直走进了看着温馨又有些凌乱的门开着的卧室,把陈思雅轻轻地放在了床上,回身这才又打开了卧室的灯,他仔细打量了一下这间不大的小房间,靠门的左旁有一个长长的穿衣镜,床的旁边有一个电脑桌,电脑上还有陈思雅设计服装的图。水粉色的窗帘是拉着的,可能她刚刚换衣服了,所以把薄薄的纱帘拉了下来,好清香的小房间,李向阳巡视完了房间又坐在了陈思雅躺着的这张双人床上,静静地欣赏着自己从高中到现在一直都在深爱着的这个女人。

灯光下的陈思雅头发乱乱的,脸不知是喝酒喝的,还是扒在李向阳肩上控的,红嘟嘟的,嘴角上还挂了一小滴的口水,既好笑又可爱的。高高胸脯一起一伏的,睡得好甜美,又好像在做什么梦,嘴角还时不时的往上翘。忽然她翻了个身,半侧着,修长的腿还向前一伸,手臂也随之一展,差点抓碰到正在满眼柔情地看着她的李向阳的脸上。

“思雅,你还是那么美,一举一动还会让我如此的心动,对不起,是我伤你太重了,能原谅我吗?直到现在我的心里只有你,容不下任何的女人。”李向阳伸手轻轻地把陈思雅盖在脸上的头发弄到耳后,就在他手触摸到陈思雅肌肤的那一刻,李向阳的血脉膨胀,他难以控制激动的心情和燥热的身体,他站起来俯下了身体,把陈思雅侧着的身子轻轻的扶正。

满眼爱意的他用手抚摸着她的前额,眼睛,鼻子,她红润的嘴唇……他慢慢把脸贴了上去,他自己都能听得见自己的心跳和呼吸声。

“叮铃铃……”就在李向阳火一样的嘴唇,快碰到了陈思雅红润而有诱惑力的唇上的瞬间,李向阳的手机响了。

“谁?这么会赶时候?”李向阳的脑袋一下子清醒了一半。

“向阳,思雅到家了吗?我可告诉你,你可别对她咋样!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以后的日子长着呢!”王文文太了解男人了,李向阳也不例外。再怎么心高气傲的,再不把投怀送抱的女人当回事,归根结底他也是个有血有肉有七情六欲的男人,何况面对着的这个女人,是他的初恋。

“噢!知我者文文也,谢谢老同学的及时提醒。”李向阳想了想平抚了一下狂跳的心,轻轻地在陈思雅的额头上吻了一下,拿着手机恋恋不舍地走出了这间卧室,随手关上了灯。

“几点了,好热。”一觉醒来的陈思雅头还是晕晕的,忽然感觉到浑身热得难受。她起身下了床,打开灯,床前的穿衣镜里映出了她的全身。“怪不得呢?这么热,原来穿着它睡的,噢!对了,我咋回来的?”陈思雅用力晃了晃头,脑袋嗡嗡直响,怎么也想不起来了聚会时发生的一切,“我怎么回来的呢,哇,头好痛,不想了。”她又忙用眼睛寻找,一眼看见床上的小包,她拉开拉链,从里面把手机拿了出来。“两点了,我睡了这么久,不行,得洗个澡,浑身的酒味,好难闻,早起还得应聘呢!”边自语的李思雅边脱下黑色的连衣裙,又把丝祙脱下丟在了地板上,把胸罩也扔到了床上,只穿了条三角的小内裤。她雪白莹嫩的胴体和丰满挺拔的乳房全部展现出来,她并不急着去找睡衣,而是对着镜子在前后左右地欣赏自己。“你还这么美?你为什么不肯接受别人?还在等他,值吗?”陈思雅用双手捧着自己发热的脸,手又抚摸着自己的小腹,那里有一条不明显的刀疤,有几厘米长,它虽然不明显了,但它毕竟有过,永远的印痕,陈思雅刻骨铭心的难忘。

“你睡饱了?还洗了澡?”洗完了澡的陈思雅刚从卫生间里走出来,她身上裹了条白色浴巾,头发上也缠了条粉色的毛巾,像一朵出水的芙蓉一样,清纯高雅。

“谁,你……怎么在这?你咋进来的?啊……”陈思雅吓坏了,一声尖叫,也不知为啥,裹着的浴巾竟然从身上滑了下来,她的全身都展现在李向阳的眼前。“啊……”陈思雅又一声尖叫,不知所措的一愣,马上蹲在了地板上,头藏在了两条手臂的中间。

“思雅,你别怕,我是向阳,李向阳。”李向阳从客厅出来站在陈思雅的身边,伸手想拉她。

“走开,走开,你个流氓,伪君子,你别碰我,我不想见到你,走……”陈思雅感觉到了李向阳要摸她,她的声音有些发颤,她在哭。

“思雅,你别哭,我走,马上走,你自己保重,我还会来找你的。”李向阳从陈思雅抖动的身体上和声音上知道她在哭。

“快走,马上离开。”陈思雅虽然心里有一万个不舍,但她还是说得亳不留情。

“他为什么会在这?为什么?”陈思雅把浴巾重新裹在身上,又走到门口探头向黑洞洞的楼道看了看。“没人,他真走了吗?”陈思雅不敢开门确认。

“怎么办?我到底怎样,她才能再次的接受我,十年了,我一天也没有忘记她。”下了楼,钻进了车里的李向阳没有走,而是静静地坐在车里,他不会放弃任何的机会。

中医治疗儿童癫痫需注意什么
河北癫痫医院哪个好呢
癫痫病治疗的药名大全

友情链接:

踏故习常网 | 莆田到晋江 | 淘宝信誉图片 | 怎么用烤箱烤鸡腿 | 手绘板压感 | 内蒙锡林浩特 | 小野鸡怎么养